福彩广东11选5玩法规则
 
  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宣傳教育 >> 詳細內容

越是和平年代,越要重視國防工程建設
[ 錄入者:pxsrfb1  |  時間:2019年02月19日  |  文章來源: ]

——專訪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陸軍工程大學教授錢七虎

信息化戰爭條件下,如何加強國防工程建設?在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中如何實現經濟效益和國防效益的雙贏?日前,記者采訪了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陸軍工程大學教授錢七虎。

盾要隨著矛的發展而發展,國防建設亦如此

記者:作為我國現代防護工程理論奠基人,您如何理解國防工程?

錢七虎:在戰爭和戰爭準備中要學會保存自己、消滅敵人。作為國防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國防工程就是為了更好保存自己。有人認為現在是和平年代,國防工程建設可以緩一緩。在我看來,越是和平年代,越要重視我們的國防工程建設。與撒手锏武器裝備一樣,堅不可摧的國防工程也是重要的軍事威懾力量,可以給潛在的敵人以警告:一旦發動侵略,必然會付出沉重代價。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堅定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和積極防御的軍事戰略,不打第一槍,所以防護工程就更加重要。我們的國防工程,尤其是地下防護工程,是積極防御戰略的重要基石,是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線。

記者:信息化戰爭條件下,國防工程如何適應新的時代條件和戰場環境?

錢七虎:整個人類戰爭史,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一個攻者利其器、守者堅其盾的發展過程。每當戰場上出現一種新的進攻武器削弱防護工程的作用時,防護工程也會得到新的發展。信息化戰場上的衛星偵察監視技術發展、精確制導武器的應用、配備智能引信的鉆地導彈使用提高了進攻武器命中率,增強了鉆地能力和破壞力。這些都對防護工程的建設提出了更大挑戰。

盾要隨著矛的發展而發展。國防工程建設也要適應新的戰場環境,不斷進行升級和發展。《孫子兵法》講“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信息化戰爭中,偽裝和防護不是“無能為力”,而是要走綜合防護、土木工程防護與信息化防護相結合的路子。在防護工程的設計上要有前瞻眼光,不僅要能防住當前的威脅,也能防未來可能的敵戰略武器打擊。

同時,對戰略指揮工程、軍政領導機關、交通通信樞紐等重要目標也要注重綜合防護。近幾場局部戰爭實踐表明,圍繞重要目標的攻防交鋒直接影響戰爭進程和結局。可以說,重要目標是國家贏得戰爭的支撐和戰時防護的重點,這些目標遭受敵精確打擊的可能性大,且一旦被破壞,帶來的后果非常嚴重。

21世紀是地下空間開發利用的世紀

記者:作為中國地下空間規劃建設專家,請您談談對當前我國地下空間開放利用的認識。

錢七虎: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大有可為。19世紀人類在地面上修了很多橋,20世紀修了很多高層建筑,21世紀是地下空間開發利用的世紀。我國人口眾多,土地資源相當緊缺,耕地紅線面臨被突破的風險,因此未來城市的發展一定要向地下要空間,給城市“減肥”,構建一個新型多元的城市空間。

我國是地下空間開發利用的大國,但還不是強國。目前,大部分城市對地下空間開發利用基本現狀掌握不足,出現“馬路拉鏈”“空中蜘蛛網”的現象。不少城市由于前期缺乏統一規劃,導致各種地下空間各自為政,難以形成互聯互通的統一格局。

城市地下空間資源是有限的寶貴資源,規劃失誤和反復折騰必然造成浪費。充分開發城市地下空間,需要科學系統地制定規劃。具體來講,涉及地下的各項規劃要相互銜接、相互協調,盡量實現“多規合一”,近期建設與中遠期發展應相互銜接,形成逐步推進格局。

記者:如何在城市地下空間的開發建設中兼顧國防需求?

錢七虎:在開發利用城市地下空間與進行重要基礎設施建設中兼顧人防要求,越來越成為全社會的共識和國家發展的戰略選擇。人防工程建設周期長,靠臨戰突擊來不及,必須結合城市空間開發利用,先期統一規劃、同步建設,在設計之初就要考慮到平戰結合、軍民兼容。以我此前推動的“地鐵兼顧人防要求”為例,如果在地鐵建設伊始,就考慮到人防需求,只需增加工程造價的1%就能達到有效防護,既簡便有效,又非常省錢。如果投資幾十億元的地鐵因為沒有防護設施而不能發揮戰時抗毀、保護人民生命財產的作用,該是多么令人痛心!

在城市地下空間的開發建設中兼顧國防需求,是一項系統工程,涉及國土、市政、交通、人防等多個管理部門,這既需要建立相應的軍民融合發展管理體制,更要健全相關法律法規,統籌制定完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和軍用標準。

搞科研也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

記者:作為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請您談談從事國防工程研究的感受?

錢七虎:我從事國防工程研究幾十年,平時要跟各種各樣的巖石打交道。不同地方的巖石,名稱可能一樣,但構造不一定一樣。所以進行國防工程研究和設計時一定要從源頭上求真求實,巖土等試樣一定要取自工程現場,不能想當然地把這個工程的試樣用于另外一個工程。當前有些青年科技工作者存在浮躁情緒,應該值得注意。搞科研也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最忌“急功近利”“短平快”,應該潛下心來,多下功夫研究和積累。

另外,我們從事軍事科研既要著眼軍隊的需求和發展,也應該站在國家的全局進行前瞻思考,哪些事情對國家和人民有利,我們的興趣和愛好就要向哪些事情聚焦。錢學森除了研究航天、火箭和導彈外,研究領域也很廣泛,比如他曾經提出發展沙產業、建設山水城市等一系列超前理論。一個科學家就要有胸懷、有擔當,國家的需要在哪里,科研工作者的關注點就要到哪里。

作為一名軍隊的科學工作者,科技強軍、為國鑄盾,是我的畢生追求,也是我的事業所在、幸福所在。今天是我正式退休第一天,在剛剛結束的退休談話中,我說到,我思想不退休,工作不退休,今后繼續力所能及發揮自己的力量,還要為國防事業作貢獻。。

信保中心轉自《中國國防報》)

福彩广东11选5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