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广东11选5玩法规则
 
  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國外民防 >> 詳細內容

美國斥資5億研究“地下戰”,北上廣深或為重要戰略目標之一!
[ 錄入者:pxsrfb1  |  時間:2018年11月28日  |  文章來源: ]

6月24日,美國軍事網站刊文《美國陸軍斥資五億美元訓練士兵打地下戰》,美國陸軍高層稱,下一場戰爭將發生在“超大城市”。

  從2017年底開始,美國投入大約5.72億美元訓練和裝備26個現役作戰旅(共31個),以便在全世界人口密集的超大城市地區進行大規模的地下空間作戰準備。

  美軍投入如此之大的人力和財力進行此種“新型戰爭”的研究,其戰略企圖頗值得玩味——美國是否是隨時準備用“最后的戰爭”解決不聽話的國家呢?

  城市不僅是財富的集結區,更是戰爭潛力的潛藏區,還是國家安全重要的戰略地帶。據統計,在二戰后美軍250多次海外軍事行動中,高達94%的作戰行動在城市進行。

  但實際上,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除非迫不得已,美軍并不會主動在城市中與敵人開戰。

  原因不難想象:

  城市人口和建筑物都很密集,在這里作戰,一方面,一不小心就得背上“制造人道主義災難”的罪名;另一方面,無休止的巷戰、障礙破除、敵我識別、清掃隱藏在建筑物里的殘敵等諸多問題。此外,還存在恐怖的自殺式襲擊威脅。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亞琛之戰,美軍以傷亡超過5000人的代價上了現代城市戰的第一課;1968年美軍和北約的順化之戰,超過4000人的傷亡證明美軍是城市戰“弱者”。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美軍才真正著手研究和解決城市戰爭的問題,此后形成了比較完善的作戰理論體系,以及豐富的城市戰經驗。

  在2004年第二次費盧杰戰役中,美軍在“快速決定性作戰”思想指導下,采取非線性作戰方式,充分發揮信息作戰優勢,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以較小代價沉重打擊了反美武裝,重新奪回費盧杰的控制權,開啟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城市進攻作戰的新模式。

  美軍聯合作戰司令部城市戰辦公室前高級顧問韋恩?邁克?霍爾將軍公開宣稱:“未來的100年,我們將在城市區域作戰。”

  

    從“特大”到“超大”

  2014年,美國陸軍《特大城市與美國陸軍》專題報告及聯合部隊司令部《2027年城市作戰聯合一體化構想》迅速掀起了特大城市作戰的熱潮,也標志著美軍在特大城市進攻作戰理論的成熟。(注:美國將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稱為“特大城市”,將人口超過2000萬的城市稱為“超大城市”。)

  此后,為了進行相關訓練,美國陸軍在弗吉尼亞州希爾堡的非對稱作戰大隊的非對稱作戰中心構設了一個現代化的城市綜合體,使用虛擬訓練方式提高陸軍部隊的城市作戰能力。

  美軍《聯合城市戰綱要》認為,“城市是21世紀最有可能的戰場”,是未來作戰的“戰爭和戰役重心”,打下了大城市就能奪取戰爭勝利。

  美國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情報部規劃辦公室主任湯姆?帕帕斯表示,陸軍已經開始為這種前景進行計劃,而且還就亞洲和非洲的一些城市作為代表性特大城市進行研究,以應對未來特大城市作戰的挑戰。

  2016年9月,美國海軍陸戰隊發布《21世紀遠征部隊如何進行作戰》,針對2025年以后的戰爭,要求提高海軍陸戰隊提高在城市地形條件下的作戰能力,必須進行適應性訓練,應對全方位、全范圍的區域劃分的戰斗,包括城市街區、街道、下水道和隧道。

  2017年6月,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公布了瀕海城市作戰的新構想計劃,針對那些技術上追趕美軍、使美軍在作戰行動中喪失技術優勢的對手,計劃通過在瀕海地區的城市作戰中運用更多的“顛覆性”技術,幫助美軍在復雜的城市戰環境中重建技術優勢,并依靠技術優勢來建立戰術優勢。

  未來,隨著先進信息技術發展和遠程打擊技術的提高,以及網絡、太空等戰略支援作戰,戰爭制勝的機理發生了很多變化,速戰速決直取打擊戰爭重心的重心,避免擴日持久的消耗戰,才能達成既取得戰爭勝利而又避免過大的消耗自身實力目的。

  而一個國家最大的戰略重心在于其政治或者經濟中心,這個政治或者經濟中心代表了未來的特大甚至超大城市,美國安全戰略所確定的戰略對手的戰略重心正是一些超大城市。

  美軍之所以敢于做出這樣的決策,是因為美軍現行的陸、海、空、天、網、電技術,以及“長臂”打擊技術、戰略投送技術的發展,使直取超大城市這種作戰樣式成為一種可能。

  現在,美軍已將“超大城市作戰”作為21世紀典型的戰爭樣式。

  當下,美軍正在制定一項時間跨度長達100年的戰爭路線圖,其中心內容是研究如何占領并在超大城市作戰,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超級都市作戰。

 

    從“地上”到“地下”

  超大城市作戰已經成為美國陸軍的規劃重點,而城市地下空間就成了重中之重。

  城市地下空間的重要性日益凸顯。

  地下空間已經成為國家主權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繼宇宙空間、海洋資源之外的人類可以開拓的第三大領域;

  地下空間戰場已經成為繼陸、海、空、天、電、網之后的第七維戰略空間。

  一般而言,城市地下空間可以分為三類:

  *商用盈利性質,如地下街及商業街、地下車庫、地下倉庫等;

  *公共服務性質,如地下公路、海底隧道、城市共同溝(地下管線、綜合管廊)、地下圖書館、學校等;

  *軍事城防性質,如防空洞及防空地下室、防空指揮部、地下導彈發射臺/潛艇基地/軍火庫/核武器試驗等。

  目前,世界各國(特別是發達國家)城市地下空間開發與利用已經達到了相當規模,而且,地下設施軍事用途和民用用途越來越趨于一體。

  *美國修建的地下工事可容納1.2億人,占總人口的57%。比如,紐約市地鐵長達255公里的地下段可掩蔽450萬人;華盛頓市的地下車庫可停2萬多輛汽車,戰時可掩蔽該市50%以上人口。

  *前蘇聯修建的地下工事可容納1.8億人,占當時總人口的68%。俄羅斯在修建莫斯科地鐵時,充分考慮了民防的要求,其結構抗力很高,最大埋深達90米,戰時可掩蔽350萬人。

  *瑞典、瑞士修建的地下工事可容納總人口的85%以上。

  *以色列修建的工事則能容納全國人口的100%。

  可以說,地下空間是國家、民族存亡的最后一道防線。

  這道防線一旦被突破,意味著一座城市乃至一個國家的滅亡。

  

  防御PK進攻

  若在城市地下空間開辟戰場,“主場”國家具有相當的防御優勢,而作為進攻的一方,美軍面臨的是不可忽略的劣勢。

  防御方的優勢

  *熟悉地下空間環境,可以將地下空間作為交通線、補給線、支援線,提早設防,保障作戰指令暢通。

  *隱蔽軍事目標,避免來自太空、高空、電子等高新技術的偵察、探測與監視行動;

  *具有較強的抗破壞效應,精確制導武器、無人機、高功率微波武器、動能武器、炸震動、核輻射等無法在地下戰場發揮應有之效;

  進攻方的劣勢

  *處于陌生作戰空間,地下戰場空間的態勢感知能力較差,無法迅速找到有利地形,缺乏避開敵人火力的掩護;

  *地下戰場空間電磁環境更加復雜,通信和導航可能受阻;

  *先進武器裝備及海陸打擊平臺難以發揮正常效能,并且,容易陷入類似地面的巷戰、建筑物中作戰的窘境。

  要解決這些難題,需要大量的理論和實踐。美軍雖然曾經經過了類似的針對性訓練,但是,在實際作戰過程中,還是未能取得理想效果。

  美軍曾經在阿富汗戰場和伊拉克戰場見識過依托“地穴”和城市化地道作戰的威力,對美軍戰場人員安全構成過威脅。但這種地穴和地道戰,其復雜性還不及超大城市地下戰的九牛一毛。

  以伊拉克戰爭為例,美軍在開戰一年多以前就針對伊軍的“地道戰”進行了模擬訓練。地點選在加利福尼亞州莫哈韋沙漠,美軍在那里設立了“地下作戰中心”。

  據說,這個中心模擬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地下設施建造,有總長約480公里的坑道和地下通道,與城市地下環境有著諸多的相似之處。

  但是,美軍在后來的清剿行動中依然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特別是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7月的摩蘇爾戰役中,美軍更是看到了進行地下戰爭準備的重要性。

  摩蘇爾老城區人口密集、有5000多棟建筑、街道狹窄彎曲、車輛無法通行,特別是武裝分子對老式建筑經過長時間改造,形成了龐大的地下坑道體系,能夠使其有效避開偵察,靈活機動兵力。這種復雜的地形環境讓美軍前期進攻吃了大虧,美軍支援的伊軍不得不花費4個月進行戰爭準備,并投入13:1的兵力優勢,即便如此也耗時9個月,幾乎是計劃用時的4倍才徹底收復。

  因此,美軍在此時提出地下空間作戰的問題乃是現實情況之所需,將地下空間作戰成為一場“新型戰爭”,這是美軍即將面臨的新環境、新問題和新挑戰。

  

  矛頭指向了誰?

  美國最新的“印-太戰略”仍然是“由海向陸”戰略的繼續,根本目的在于控制印度-太平洋地區、中東地區和歐洲地區,使軍隊保持對相關國家和戰略區域的政治、經濟中心及沿海特大城市的介入能力。

  鎖定中俄、亞太

  萬事標榜“美國第一”的軍轉干部特朗普,對軍事問題有著自己獨特的認識。

  特朗普上臺以后,發布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國防戰略報告》兩份十分重要的戰略文件,有三點非常值得我們關注:

  *直接把中國、俄羅斯當成了主要的戰略對手;

  *將美國面臨的主要威脅——反恐戰爭拉回到大國之間的傳統戰爭;

  *將印-太地區、歐洲、中東視為美國可能發生戰爭的重要場所。

  多個中國城市上榜

  從美國公布的2014年和2030年全球特大、超大城市名單來看,中國的政治中心北京、經濟中心上海、廣州、深圳,內陸重要戰略城市天津、重慶均在此列。(數據來源:美國《陸軍》雜志文章《特大城市戰:將城市作戰推進到全新水平》,2015年3月。)

  總而言之,不管是特大、超大城市作戰,還是其地下戰爭,無不說明此計劃充斥著進攻性思維,根本還是維持“美國第一”的世界霸主地位。

  

  如何實施?須警惕!

  上文已經說過,在城市地下空間作戰過程中,一些大型武器平臺無法進入,先進的情報、偵察與監視設備無法發揮作用,精確殺傷的制導導彈等無法起到作戰效果。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戰士只能依靠步兵使用熱兵器,并盡量開發可以在地下環境中正常使用的先進技術進行作戰。

  根據有限的消息分析,美國地下戰爭主要解決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對藏有軍事人員、軍事設施和戰略要地的地下戰場甄別、篩選問題。

  將美軍關心的地下戰場縮減到最小區域,這樣借助地下空間設計圖紙、地圖、圖像、視頻、航拍照片等,精準地分析地下戰場的結構。

  第二,需要解決有效進行偵察、導航、通信、破障和攻擊問題。

  幫助美國步兵在迷宮一般的地下空間實施戰術,以實現類似城市地面作戰等同的效果。

  第三,必須采購專門用來地下作戰的武器裝備。

  比如,在已經批準的5.72億地下作戰經費中,一部分用來購買當兵便攜式的MPU-5智能無線電設備,以便實現與地面的通話,而且美國陸軍也在考慮購買自持式呼吸設備、防彈盾牌、武器消音器等裝備。

  第四,必須進行適應性的訓練。

  按照美軍訓練理念,戰爭上可能發生的事情,都必須在訓練中得到體現,從而盡可能地減少傷亡。美軍必然會建立地下戰的模擬訓練中心,包括利用虛擬訓練系統。

  由于公開資料有限,我們還不清楚地知道美軍會如何開發與準備城市地下空間戰爭,但是有兩點很明確:

  其一,超大城市的地下空間進攻作戰,實質是一種企圖滅亡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戰略性進攻作戰行動。

  其二,目前,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很好地解決在超大城市地下空間作戰中存在的種種問題,退一步說,如果單純以防御為目的,而不是擴張和侵略,也沒多大必要花大力氣去發展進攻性的城市地下空間作戰能力。

  美軍投入如此之大的人力和財力進行此種“新型戰爭”的研究,其戰略企圖值得玩味——是不是隨時準備用“最后的戰爭”解決不依附美國的國家呢?

  這不能不引起相關國家的高度警覺。

福彩广东11选5玩法规则 香港赛马会走势图开奖 香港跑马 天津快乐十分第42期开奖结果 新481组选12中奖金额 2019开奖平码 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 双色球红球第一位振幅走势 专家推荐大透 福彩快三正规网站 贵州11走势图